吴川市人民法院,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微博 >> 内容
法院微博

尽到主要扶养义务的福利机构在法定赔偿权利人缺失的情形下可否作为适格原告提出赔偿请求

时间:2012/6/1 14:20:07

在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一般都是由受害人本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作为赔偿权利人获取赔偿。但福利院里无子女,也无其他近亲属的孤寡人群,当他们遭受人身损害且不幸死亡,法定的赔偿权利人缺失的情况下,福利院能否作为适格的原告提出赔偿请求?笔者就这一问题作以探讨,以供同仁商榷。

一、基本案情

200812112050分,被告吴捷驾驶被告陈端永所有的川AVM330号汽车经成雅高速公路往成都方向行驶,行驶至86KM300M处时与进入高速公路的行人艾荣华发生碰撞,致艾荣华死亡。经公安机关《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艾荣华负主要责任,被告吴捷负次要责任。被告陈端永向第三人永诚保险公司投保了商业性质的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限额为10元,保险期限自20081282009129止。同时被告陈端永还向第三人永诚保险公司投保了死亡伤残赔偿限额5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8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的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事故发生后,荥经县社会福利院作为原告向成都市高新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陈端永、吴捷及第三人永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四川分公司承担人身损害赔偿。

二、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范围之辩

受害人艾荣华于196410月被原告荥经县社会福利院收养,终身未婚,无子女,无其他近亲属,且属肢体残疾二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直接界定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本条所称‘赔偿权利人’,是指因侵权行为或者其他致害原因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被扶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法定赔偿权利人明显特征是受害人与赔偿权利人之间存在法律上的亲属关系,限定为被抚养人和近亲属。《解释》没有赋予福利院、养老院和孤儿院等社会福利机构在特定情形下,具有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的资格。

关于《解释》是否存在法律漏洞观点不一。有的观点认为,既然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作为有权解释,从条文的文字含义上理解,直观明了,没有歧义。作为成文法国家的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理应严格按照法律条文含义适用法律。该种观点否认存在法律漏洞。相反观点则认为,虽然我国是成文法国家,但是法官依法审判,依然不能理解为类似自动售货机的吐币行为。法律适用不是纯粹的复制行为,而总是创造性思维过程。然而在法律适用过程中,由于文字的多义性和不周延性,应当存在法律漏洞的情形。笔者认为,法律漏洞不因立法形式不同,决定法律漏洞是否存在。即或法律条文采用直接、具体、列举的立法形式,也不能排除存在法律漏洞的可能性。1982年我国民政部《城市社会福利事业单位管理工作试行办法》虽然是部门规章,但是施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前,故在法律渊源上等同于行政法规。《城市社会福利事业单位管理工作试行办法》第九条“收养人员死亡后的遗产、遗物由社会福利事业单位收管,用于本单位的福利事业”。规定了社会福利事业单位对收养人的遗产享有占有和使用的权能,这是一种不争的民事实体权利。同时,当被收养人艾荣华因交通事故死亡后,受害人主张侵权损害赔偿权利同样受法律保护。交通事故受害人艾荣华的损害赔偿请求权与原告荥经县社会福利院的遗产处分权具有同质性,交通事故受害人艾荣华能否实现损害赔偿权,直接决定福利院能否实现收管艾荣华遗产权。因此,不可否认,现有法律对人身侵权损害赔偿权利人的界定存在法律漏洞。

三、依据公平原则填补法律漏洞

若严格将人身侵权损害赔偿权利人范围限定在被抚养人和近亲属的范围,排斥法院受理以福利院为原告的人身侵权损害赔偿案件,那么将带来两种有违社会公平、公正的后果。其一,在该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中,本应根据其过错比例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的侵权者,从司法解释的条文字义里,找到了自我辩护免除赔偿责任的法律理由;其二,受害人被侵害的人身权利无法得到法律保护,福利院因履行收养义务,以及处理受害人后事等产生的费用无处主张。综上说明,受害人的侵权损害赔偿和福利院对监护人的遗产处分权都是应当受到法律保护的利益,但是该利益保护由于程序权的缺失而无法实现。由此可见,以实现司法实质公正的法官必须在审理过程中填补《解释》第一条的法律漏洞,以认定福利院收养了当时12岁的艾荣华,供养和照料其生活直至艾荣华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事实,从法律权利和义务对等,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价值角度,将最高法院司法解释和民政部施行的行政法规有机结合,填补法律规定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的漏洞,从而修复被损害的民事法律关系。

四、福利院作为原告主张权利的限定条件

法官作为裁判者,其裁判行为应当是合法的。被扶养人艾荣华因侵权死亡,对其尽到主要扶养义务的福利院,作为原告主体资格是适格的,并未超过现有法律、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关于人身侵权损害赔偿权利人的范围界定。当然,法官应当谨慎严格,以特定条件为限。首先,福利院是尽到了管理机构的法定职责,完全实际履行了对受害人艾荣华的监管、照顾的义务,并处理了受害人身故的善后事宜;其二,受害人无被抚养人和近亲属;其三,若就受害人人身损害赔偿,福利机构丧失了诉请资格,侵害人免去侵权赔偿责任显失公平。

当然为了实现实质意义上的公平,法官承认福利院享有适格的原告资格,实属穷尽了法律规定。同时说明,我国民事诉讼应尽早规定,当私权之诉无诉讼主体时,由哪些公权机构代行起诉更具有现实性和可操作性。

(作者:成都市高新区人民法院  龚桂莲)

 
  • 吴川市人民法院(www.zjwccourt.gov.cn) © 201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单位地址:广东省湛江市吴川市海港大道 粤ICP备18148069号


  • 粤公网安备 44088302000132号